当忠诚已成往事

跳槽、跳槽,进入2001年以来,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“跳槽”的味道:认识好久的客户,最近打过电话去却被告之“已经走了好久了”;分别三个月的朋友再见面时派给你一张新换的名片;报纸上关于企业高层哗变、集体跳槽的新闻也接连不断。当真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,我们可以轻松地走,了无牵挂?

    于是有了这样一个话题:如果工作单位对你很不错,也许上司或老板对你尚存有知遇之恩。这时,有一个更好的机会来到你面前,高出许多的薪水,更加诱人的工作环境,你会选择毫不犹豫地离开呢?还是“舍利取义”留下来?你会因为有违自古以来的“忠诚”原则而心生忐忑吗?

    马吃回头草:宽容比忠诚更重要

    好马不吃回头草,这是职业场上的一句老话。它的含义除了办事要果断之外,也暗含着 “回头草”难吃之意。试想,当初是“背叛师门”,决然而去,到如今再腆首回来,上司、同事该如何看待?所以说吃回头草需要极大的勇气。不过,时代发展到今天,这个社会变得越来越宽容了,只要今天合作愉快,曾经的背离还提它作甚?

    我们报社在发展过程中曾经有一段特别艰难的时期,发行量上不去,广告收入少得可怜,职工收入无法提高。当时许多人认为报社将要撑不下去,于是有一批编辑记者甚至部门主任离开了,去了发展好的其他单位。

    没想到过了一年多,报社又缓过劲来,而且以飞快的速度向前发展,迅速跻身到了全国知名报纸的行列。这时,从前走掉的那批人当中又有许多想回来,要求继续为报社工作。报社重新接纳了他们,不仅没有因为他们曾经的“不忠”而冷眼相待,反而委以重任,以现有的条件为他们提供更为广阔的施展空间。我想,这就是一种胸襟。

    据说,摩托罗拉公司对“吃回头草”的员工还实施一项特别的宽容制度:如果员工离开公司后三个月内重回公司,其工龄将在离开前的基础上延续计算。这项制度的制定则是基于这样的认识:许多人都有出去看一看、闯一闯的念头,这是年轻人特有的心态,出去看一看、闯一闯,往往能学到更多的知识,积累更多的经验教训。这些人如能再回来,反倒会更踏实地工作。能够如此宽容地理解跳槽者的“不忠”行为,难道还网罗不到忠诚的员工?

    不再“从一而终”

    职场上的忠诚问题似乎与从古而今的婚姻关系有相似之处。古代人讲究从一而终,要求女人无条件地对丈夫忠诚。那时候的女人没有经济地位,离开了丈夫是不能活的,所以只能从一而终。现在,女人的经济实力增强了,无须再通过婚姻来获取饭票。所以她可以找自己心仪的人做丈夫,婚后如果不和,还可以离婚再嫁。今天如果还有哪个女人嚷着说要“从一而终”的话,一定会招人笑话吧?

    父母那一辈人常常教育我们:工作不要总是换来换去,要干一行爱一行。他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一辈子可能就呆在同一家单位,到老了还依依不舍,生怕单位一撒手就不管他们了。这不就跟过去的女人“从一而终”差不多吗?那个时代的人完全隶属于单位,单位是衣食父母,离开了就得冻死饿死,所以好歹也要“爱”着。

    今天却大不一样了。只要有知识有能力,走遍天下也能赚到一口饭吃,此处不待见我,便跳到彼处去。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心满意足的工作对象。

    从现如今大的环境来说,只要是人才,便成抢手货。各国之间、各个大公司之间都在想方设法地挖人、留人,我有高超的技能,出色的能力,自然要找合我心意的公司去嫁接,何必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?

    忠诚不过是弱势群体对强势一方不得已地依赖和效忠,如果我们已经足够强大,便无须再忠诚地从一而终。

    “知遇之恩”如何报

    “知遇之恩”最难得。于红尘当中恰恰被那个人遇见,他信赖你,倚重你,发现着你身上原本只可能孤芳自赏的种种好处,这样的恩情如何能够不报?所以诸葛亮以一生的忠诚来报答三顾茅庐的刘备,“鞠躬尽力,死而后已”。然而,在这个个性张扬的时代,还有人会因为某人的知遇之恩而牺牲个人的发展机会吗?报恩与个人发展,矛盾吗?不矛盾吗?

    小赵大学毕业的时候想留京,但那时侯工作已经很难找了,找到最后,他几乎已经绝望了。就在这时,突然柳暗花明——他遇见了一家地产公司的老总,老总对他那叠厚厚的简历很感兴趣,尤其欣赏他发表的几篇文章。后来一切便进展顺利:小赵如愿以偿留了京,有了一份看上去不错的工作,老总将他视为心腹。

    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总是尽如人意。工作不久,小赵就发现,老总虽然有想法,有魄力,无奈公司存在根本体制上的问题,前途一点也不乐观。这时,有几个很好的机会在向他招手,小赵几次都心动不已,但看到老总还在苦苦支撑,他始终没忍心提出走。  

    就这样到了今年年初,老总突然被上级调到了别的职位,小赵的一片忠心算白费了。虽然他随后也跳槽到了一家著名的公司,但毕竟三年的宝贵青春已耗费了。看到朋友们已各谋其位,或者买车置房,小赵后悔不迭:早知结果会是这样,知遇之恩不报也罢!

    报答“知遇之恩”与谋求个人发展之间并不存在矛盾。我原来单位的领导对我特别好,但当我有了来这里工作的机会时还是毫不犹豫地跳了槽。虽然不再在那个单位工作,但我还与那位领导继续保持着私人交往。报恩是报恩,工作是工作,得分开来考虑。我是这样看的,那位领导也并没有因为我不在他底下干了,就认为我不是好同志了。如果一定要将报恩与工作联系起来的话,当我在原单位时,对工作很认真负责,已经尽了我的全力,我想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士为知己今为谁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。曹沫之于鲁庄公,专诸之于伍子胥,荆轲之于太子丹,多少古代的仁人侠士因为这句话不避生死?它让我们想起慷慨悲歌,想起风萧萧兮易水寒,让我们对“士” 和“知己者”之间那种把酒言欢、死生契阔的相交常常心生神往。何等动人的侠者之义忠诚之心啊。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,说得多义气啊!我挺仰慕古人这种义气的。但要搁今天,不行了:假如荆轲还愿意去“死”,为谁去死啊?谁还能做他的“知己者”呢?

    能把老板当“知己者”吗?傻瓜才那么想呢。市场经济,竞争激烈,说到底老板与员工之间不过是契约关系、利益关系罢了。我挣你一份薪水,你剥削我的剩余价值,也就是互相利用。人一走,茶就凉,哪里有什么义气可言?

    当然有时候或许也能碰上一两个赏识你的老板,跟你推心置腹、哥们相称的。但你千万别以为这就是把你当生死之交了,他不过是看中了你身上的某一点可以为他带来更多的利润!

    如果说今天还有什么值得我们以忠诚相待的话,我想我们该忠诚于自己的职业发展。把它规划好,跳槽之前仔细思量一番,别走了弯路,白费了功夫。对自己负责,也就是对老板负责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贾府的丫鬟为什么不走

    红楼梦里描写的众多丫鬟虽然各个命途多舛,却好像没有哪个一气之下就离开贾府的,个个对主子死心塌地的样子,甚至还出了几个宁愿死在府里也不愿出去的主儿。贾府对丫鬟的魅力怎么那么大?无非因为它是当时最显赫的家族,府里的环境、待遇自然没别的人家可比的。对丫鬟来说,没有更好的选择,还不如选择对贾府忠诚吧?

    正如贾府里的丫鬟不能跳到别的府里去一样,职场上的忠诚往往是由于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,因而只能表现为一种暂时的稳定。

    我的大学同学有一位毕业后分到级别很高的政府机关工作,在当时那是他最好的选择。然而不出两年,他就厌倦了机关里的级别森严、工作枯燥和人浮于事,一起毕业的同学中间有的挣了大钱,有的出人头地,状况不好的也忙着跳槽另寻高就去了。他就也有些动心,于是四处留意招聘信息,暗地里向外投简历,还到用人单位去面试了若干次。如此活动了快有小半年,却未见他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。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,找了好多个单位,条件都没有好到让他满意得可以抛弃现有的一切的程度。毕竟现在的工作很体面,有保障,熬下去也还有升职的可能;而那些单位虽然有的承诺高薪,有的许以重位,但同时也有不稳定、工作累、风险大等缺陷。权衡之下,他便下不了决心舍此逐彼了,所以最终只能静下心来在原来的单位好好干。这应该是一种被动的“忠诚”吧?   

    个人忠诚不忠诚关键看企业如何管理人,有没有吸引力。如果企业能够带给员工归属于它的荣誉感、劳有所得的满足感和个人发展有望的期待值,谁还会费劲心思地惦记着跳槽呢?

    也许有人要说一山更比一山高,企业无论多好,总有比它更好的,人的欲望无穷尽,一旦有机会还是会往更高的地方跳。所以以此来提高员工的忠诚度恐怕也达不到目的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。在马斯洛的“需求理论”中提到: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——生存的需求、安全的需求、社会的需求、自尊的需求、自我实现的需求。人们工作的目的并不仅仅为了获得薪水或者觅得一处容身之所,如果一个企业在薪水方面不具备对人才的竞争力,那它至少应该在发展空间、机会、社会认可度上形成自己的优势,否则别指望有谁会忠诚于你。

    听完几位职场中人的发言,我们竟然发现,与职业“忠诚”相关的一切话语流传到今天,一点都经不起时代的考验而遭遇了土崩瓦解。所以忠诚终成往事。

    对这个话题或许您还有不同的见解,我们希望听到您的声音。

www.kmrczx.com

  •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海南猎头网 海南人才网猎头网海口猎头网[海南中高级人才网]证实,仅供您参考。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  • 编辑:未知【关闭窗口
  • 上一篇: “高级临时工”你愿意当吗?
  • 下一篇: 你最看重什么